韩志冰官方网站
#
#

        课间十分钟的飞行游戏

        作者:核实中..2014-01-11 07:25:54 来源:网络

          丁点儿老师在操场上领着唱:“天长啦!夜短啦!老鼠大娘起晚啦!”大家一块放开嗓门使劲地跟着唱。只不过男生把“老鼠大娘”改成了“老鼠大爷”了,真是开心极了。你想想,老师什么时候带着我们这么随便过。

            唱完了,我们一起做操,可不是那种正儿八经的广播操,是丁点儿老师自己发明的“放松操”。

            丁点儿老师边做边唱:“我教你们这样做!”

            大家边学边喊:“我就照你这样做!”

            丁点儿老师摇头晃脑,伸懒腰,吐舌头挤眼地扮鬼脸,我们也跟着带劲地摇头晃脑,伸懒腰,吐舌头。

            男生女生同丁点儿老师一起来蛤蟆跳。四肢着地学马走路,嘴里发出“咯噔咯噔”的马蹄声,丁点儿老师极其认真,像真马一样尥了一下蹶子,于是我们这些调皮的“小马”也都“嘎嘎”笑着叫着,卖劲地往后尥蹶子。

            “现在学老鹰!”丁点儿老师弓着腰,像鸟一样平伸开双臂,我们也一个接一个跟在她后面学鸟飞。突然,我们都感觉身体轻悠悠地飞起来了,一个个像鸟一样在操场上空兜圈子。其它班的学生发现了,都跑到操场上仰着脸看。兜够了圈子,我们就落到高高的楼顶上。

            “不要飞到楼顶上,别压坏了房子!”丁点儿老师指挥着,“可以落在树上、旗杆上!”

            一听老师这么说,我赶紧抢先落到旗杆顶上,那地方小,只能坐一个,我还从来没有在上面坐过。

            袁校长来了,后面还跟着我们班主任王一寸老师,两人都满面怒容。

            “谁让你们爬楼顶的?这还像学生吗?”校长怒气冲冲地喊。

            “不是爬,是飞上来的!”楼顶上的人悄声说。

            “胡说!人怎么会飞!”校长更火了。

            我坐在旗杆顶上,悄悄按住胸前的徽章,嘴里念着:“以魔法大学校长的名义,最好让校长和王一寸老师也飞起来。”

            徽章发出“日——日——”的响声,真灵,袁校长和王一寸老师也晃晃悠悠地飘起来了。

            “这是怎么啦?”袁校长慌里慌张地乱挥手,样子十分滑稽可笑。

            我心里又默念道:“最好让校长翻一个跟头!”

            “校长翻跟头喽!校长翻跟头喽!”楼顶上的孩子们都拍手叫着。

            袁校长胖胖的身躯在空中灵巧地转着,翻了一个,又翻一个……

            这是怎么回事?我是想让他翻一个,可他却连着翻了许多。我看出来了,后面的跟头,好像是校长自己愿意翻的。他一边翻一边笑嘻嘻地跟飘在他旁边的王一寸老师说:“嘻嘻,真有意思,你可以试试,头朝下,鸟瞰地面的景色,真是美极啦!”

            “是吗?”王老师似乎也变得活泼了,跟着翻了一个跟头。不过,由于她个子瘦高的缘故,比起袁校长,动作笨拙多了,黑高跟鞋也脱落了一只,在空中飘着,像一只没有翅膀的乌鸦。

            “老师,您的鞋子!”楼顶上、树枝上的学生一下子都飞了起来,奋力挥动双臂追赶鞋子。不知怎的,空中一下子又多了好多鞋子,是同学们故意甩下来的,大家都去追一只鞋子太不过瘾了。

            大家一边追,一边在空中翻跟头,快活地喊:“嘿!鸟瞰下面的景色是好看,袁校长说的真是对极啦!”

            袁校长显得特别高兴,像小孩子似的欢喜地叫:“哈!真没想到,活这么大,我可第一次飞,你呢?”他头朝下问飘在半空的王一寸老师。

            “我也是第一次!”王一寸老师侧身飘着,歪过脑袋挤挤鼻头说,“可我三岁时曾想飞过,拿着两把扇子从屋顶上往下跳,以为那样就能飞起来,结果跌个鼻青脸肿。可现在呢,不仅飞起来了,还能在空中翻跟头!就像做梦一样。”

            这时,空气好像一下子消失了浮力,飘着的人都慢慢降落在地上,大家还沉浸在刚才的欢乐之中。

            “袁校长,好玩吧?”李小过壮着胆问。

            “很好玩,以后可以每周飞一次!”袁校长笑嘻嘻地说。

            “万岁!”操场上一片欢呼声。

            看到这种场面,袁校长眨眨眼睛,“我刚才说什么来着?”像是刚清醒过来,很后悔自己先前的话。他皱着眉想了想,又补充说,“可是不能乱飞,学校要制定纪律,必须有老师带领,要排着队飞,不要落在树上、房顶上,高度不要超过两米,每飞一次,要家长签字……”

            真不愧做校长的,转眼间想出了这么多清规戒律。

            “学习成绩不好的,淘气的,不守纪律的,没完成作业的学生也不能飞!”王一寸老师也恢复了往日严肃的面孔。

            大家顿时泄了气,那么多规矩,这叫什么飞呀!真没劲!我不由得撇撇嘴。

            “嘻嘻嘻!”我对面的几个女生发出了窃窃的笑声。哼,还有心思笑呢,我有些气恼,故意咳嗽一声,表示不满。不料她们笑得更厉害了,有的还交头接耳地向我这边指指点点。这是怎么回事?

            “校长,校长,”我旁边的大壮似乎也发现了什么,咧着嘴巴低声叫着,扯我的衣襟。

            “怎么啦?”我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            “看下边!”大壮努了努嘴。

            “下边,什么下边?”我奇怪地低下头,眼皮一跳,顿时感到下半截凉飕飕的。我的长裤子都快变成裤衩了,不!和裤衩还不一样,一条腿长一条腿短,而且这条牛仔裤还在慢慢溶化,两条腿都露出膝盖了,接着沿着大腿根往上消失了。

            “半小时牌!”我猛然明白,那意思是,这条裤子只能穿半小时。现在已快消失到大腿根了,再过两分钟,就会消失得干干净净,我就会光屁股了。不好!我扭头就跑。

      Processed in 0.037(s)   3 queries

      memory 5.296(mb)